<ruby id="bbddd"><dfn id="bbddd"></dfn></ruby>

      <pre id="bbddd"></pre>
      <track id="bbddd"></track>
        <track id="bbddd"></track><address id="bbddd"><strike id="bbddd"></strike></address>

          <track id="bbddd"></track><noframes id="bbddd"><pre id="bbddd"></pre>

          <noframes id="bbddd"><address id="bbddd"><strike id="bbddd"></strike></address><del id="bbddd"><ruby id="bbddd"><var id="bbddd"></var></ruby></del>

          首頁 > 正文

          貝爾登:寫出《中國震撼世界》的美國記者

          2022-09-26 16:28 | 來源: 學習時報
          【字號: 打印  
          Video PlayerClose

            杰克·貝爾登(Jack Belden)是一位有著傳奇經歷的美國記者,他于1933年至1942年、1946年至1949年兩次來華,長達12年之久,深入抗日前線和中國共產黨領導的解放區進行采訪報道,發表了大量反映日軍殘暴侵略行為和中國軍民英勇抵抗的新聞報道,留下了一部與埃德加·斯諾的《西行漫記》相媲美的著作——《中國震撼世界》,以觀察者角度客觀回答了“中國革命為何能取得成功”。

            冒生命危險赴前線報道

            1910年,貝爾登出生在美國紐約,1931年大學畢業后當了海員,1933年從香港上岸,開始了第一段9年之久的在華歷程。他先來到北平一邊學習中文,一邊從事外語教師、報社記者等工作,開始接觸中國社會、了解中國風土人情,他同情勞苦大眾,關心他們的生活。1935年底,貝爾登目睹了“一二·九”運動抗日游行,被學生們的愛國精神所感動。

            1937年7月,貝爾登被美國合眾社聘為戰地記者,和美聯社記者霍爾多·漢森一起前往盧溝橋前線采訪,了解到中國軍人雖然裝備落后,但有著頑強的抗日決心。在接下來的一年多時間里,貝爾登到過淞滬會戰、太原會戰、徐州會戰、武漢會戰四大會戰的前線,采寫了關于平型關大捷、臺兒莊大捷等戰役的報道。在關于太原會戰的報道中,他稱贊八路軍“善戰”,展示了游擊戰的威力。

            1938年10月,武漢被占領,貝爾登目睹了日軍慘無人道的暴行,寫下了《武漢劫灰錄》一文發表。

            1941年秋,日軍在宜昌大規模使用毒氣,使中國軍民1600多人受傷,其中600人死亡。貝爾登被派去采訪,又寫了報道在《時代周刊》上發表,又應邀在重慶召開的新聞發布會上,向世界展示中國軍民受害的慘狀,揭露日軍的無恥罪行。

            在輾轉南北的采訪過程中,貝爾登多次遇險,炸彈碎片曾在他頭上飛過,幸而大難不死。他不辭辛苦、不懼危險地奔波于各大戰場前線,以筆為武器揭露和打擊日本侵略者,被譽為“中國戰場最優秀的戰地記者”。

            讓更多人了解新四軍

            在北平期間,貝爾登就認識了斯諾、愛潑斯坦等同情中國人民的外國記者,開始通過他們了解中國共產黨;在武漢期間,貝爾登又結識了史沫特萊,還見到了周恩來,與他們結下了深厚的友誼。1938年1月,當白求恩、瓊·尤恩從香港來武漢時,貝爾登和史沫特萊一起為他們接機并愉快地喝茶交談。

            1938年11月,貝爾登作為唯一的外國記者參加上海民眾慰勞團,前往安徽涇縣新四軍總部。在途中,他被投奔新四軍的青年們感動,不禁感嘆:“這是什么力量吸引青年自愿奔赴艱苦的敵后游擊區,冒著生命的危險去戰斗??!這真是了不起的巨大革命力量,有了他們,中國一定有希望?!痹谠茙X,他采訪了葉挺、項英等新四軍領導人。葉挺與其交談時指出,“新四軍和八路軍的存在是由于共產黨在我們民族革命、北伐以及現今的抗日戰爭中間積極參加,以及犧牲的結果。共產黨在這些軍隊里起著意識力的作用?!表椨λf,“新四軍面臨著人力、客觀上種種限制,能不顧一切阻礙,一切極其困苦條件和限制,是憑著真正革命的犧牲精神?!毙滤能娭笐饐T的革命信仰、廣大軍民的抗日熱情,給貝爾登留下了深刻印象,令他對中國共產黨及其領導的人民軍隊刮目相看。

            新四軍武器落后、裝備奇缺、物資匱乏、條件艱苦,但他們始終以苦為樂、士氣高昂,是什么能讓這支隊伍打敗裝備先進的日軍呢?經過觀察,貝爾登指出,新四軍與其他軍隊最大不同之處在于“政治制度是這支軍隊的生命線”,部隊每個連都有政治指導員,他們都是共產黨員,擔任最危險的職務、執行最勇敢的戰斗,作戰時最先沖鋒、最后退卻。他記載了這樣的場面:“政治指導員拔出毛瑟槍喊道:‘跟我來!’全速沖在前頭,戰士們緊隨其后……”正是這種沖鋒在前、犧牲在前的精神極大地提升了部隊戰斗力。

            新四軍以嚴明軍紀作為行動準則。貝爾登觀察發現,“戰士在離開的時候,把門板裝好,把一切弄得非常妥帖;軍隊居住的地方,能像新四軍這樣干凈的,還沒有見過;他們跟老百姓說話時,是那樣溫和”。他把新四軍的“三大紀律、六項要求和十項注意”翻譯成了英文向外界傳播,展示了鐵的紀律是這支鐵軍的勝利之本。

            貝爾登關于新四軍的十余篇報道在《大美晚報》上連載,1939年結集為單行本《新四軍》出版,在書中他稱贊新四軍是抗日的模范,是日本帝國主義的死敵,是中國未來的希望。1941年皖南事變發生后,貝爾登在國民黨國際宣傳處游行示威,表達了對國民黨反共罪行的抗議和對新四軍堅持抗戰的敬意;又將《新四軍》編入《成為時局中心的新四軍》一書中出版,用鐵的事實回擊國民黨對新四軍的污蔑、揭露其制造分裂的陰謀。

            見證中國革命的勝利

            1942年至1945年,貝爾登被派往緬甸、北非和歐洲戰場采訪。1946年底,又第二次踏上中國的土地,深入華北、華東等解放區,廣泛調查政治、經濟、軍事、教育、文化、金融、宗教、衛生等方面社會情況。他采訪了劉伯承等共產黨領導,國民黨起義將領高樹勛、著名作家趙樹理以及各階層代表。1949年回美國后,以采訪經歷寫成了代表作《中國震撼世界》出版。

            貝爾登在這部書中深刻揭示了中國革命勝利的奧秘,“共產黨獲得了中國人民的好感,因而能夠奪取政權……共產黨是靠踏踏實實爭取人心,而不是靠任何夸夸其談的政治哲學獲得勝利的”“共產黨比國民黨更有效地贏得了人心,因此在中國獲得了勝利……他們毫不利己,專門利人,富有理想,赤誠愛國,很得人心”“共產黨如果沒有人民的全心全意擁護,就絕不可能推翻蔣介石”。這些論斷反映了中國共產黨取得革命成功是歷史的選擇、人民的選擇。

            《中國震撼世界》最早的中譯本是1950年在香港《新晚報》上連載,1952年結集出版的,譯者是查良鏞(金庸)。1970年,毛澤東會見斯諾時指出,《中國震撼世界》是可以和《西行漫記》相比的。1971年,貝爾登應邀來華訪問,周恩來總理曾兩次接見他,1972年2月19日,還出席了在北京舉行的斯諾先生追悼會。1989年6月,貝爾登在法國巴黎去世,走完了79年傳奇的一生。他為讓世界更加深刻了解中國、理解中國革命作出的貢獻值得我們永遠銘記。

          責任編輯: 張澤月
          賀信
          01009011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310665930
          日本嫩交12一16XXX视频
          <ruby id="bbddd"><dfn id="bbddd"></dfn></ruby>

              <pre id="bbddd"></pre>
              <track id="bbddd"></track>
                <track id="bbddd"></track><address id="bbddd"><strike id="bbddd"></strike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    <track id="bbddd"></track><noframes id="bbddd"><pre id="bbddd"></pre>

                  <noframes id="bbddd"><address id="bbddd"><strike id="bbddd"></strike></address><del id="bbddd"><ruby id="bbddd"><var id="bbddd"></var></ruby></del>